中国古代文学名词解释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9年07月07日

  中国古代文学名词注释_文学_高档教育_教育专区。中国古代文学名词注释

  1.神话:是以故事的形式表示了远古期间人民对天然、社会现象的认识和希望,是以“通过人民的幻想 用一种不盲目的艺术体例加工过的天然和社会形式本身”。神话凡是以神为仆人公,他们包罗各类天然神 和神化了的豪杰人物。神话的意义凡是显示为对某种天然或社会现象的注释,有的表达了先民降服天然、 变化社会的希望。中国在远古时代有过丰硕的神话传说,但在中国古典文献中,除了《山海经》等书中记 载神话比力集中外,其余则散见于经史子集等各类书中,往往只是片段,有故工作节的不多。 2.《山海经》:《山海经》是我国古代保留神话材料最多的著作。《山海经》约成书于战国初年到汉代 初年之间,应是由分歧时代的巫觋 xi、方士按照其时传播的材料编选而成,现实上是一部具有民间原始 宗教性质的书。全书共分山经五卷、海外经四卷、海内经五卷、大荒经四卷,内容极其驳杂,除神话传说、 宗教祭仪外。还包罗我国古代地舆、汗青、民族、生物等方面的材料。神话“鲧(gun)禹治水”、“夸 父每日”、“精卫填海”等就保具有《山海经》中。 3.神话汗青化:所谓神话汗青化,就是把神话当作是汗青传说,凡是的做法是把天神下降为人的祖神, 并把神话故事看成史实对待,形成了一些虚幻的鼻祖以及它的成长谱系。这一文化现象去世界其他民族的 文化史中或多或少都呈现过。这也是中国古代神话之所以散失的一个主要缘由。神话汗青化的方式次要是 删削和革新。在我国,神话的汗青化在春秋晚期就已呈现,以孔子为代表的儒家学派承继并发扬了这一传 统,提出“不语怪力乱神”。 4.《诗经》:《诗经》是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原名《诗》,或称“诗三百”,共有 305 篇,还有 6 篇 笙诗,有目无辞。全书次要收集了周初至春秋中叶五百多年间的作品,最初编定成书,大约在公元前 6 世 纪。作品内容十分普遍,深刻反映了殷周期间特别是西周初至春秋中叶社会糊口的各个方面。赋、比、兴 的使用,既是《诗经》艺术特征的主要标记,也开启了我国古代诗歌创作的根基手法。《诗经》关心现实, 抒发觉实糊口触发的真情实感,无论是在形式题材、言语技巧,仍是在艺术抽象和表示手法上,都显示出 我国最早的诗歌作品在艺术上的庞大成绩,是中国古代诗歌的辉煌起点。 5.笙诗:又称“六笙诗”,是《诗经。雅》中《南陔(gai)》、《白华》、《华黍》、《由庚》、《崇 丘》、《由仪》六篇诗的合称。据《仪礼》记录,这六篇诗用笙吹奏,因而而得名。自汉代以来。这六篇 诗都有目无辞,《诗经》三百零五篇不将其计较在内。 6.二雅:“雅”是“正”的意义,是“朝廷正乐”,《诗经》中包罗《小雅》和《大雅》,故又称“二 雅”,共 105 篇。大、小雅当是音乐上的区分,《大雅》3l 篇,大部门作于西周初期,《小雅》74 篇, 大部门作于西周末期。这些作品的产地是西周王畿(ji)地域,《大雅》的作者,次要是上层贵族;《小 雅》的作者,既有上层贵族,也有基层贵族和地位微贱者。《小雅》中有少量民歌。 7.风、雅、颂:《诗经》所收录的都是已经入乐的歌曲,按音乐性质的分歧。分为风、雅、颂三类。 “风”是指音乐曲调,国风即分歧诸侯国和地域的处所土乐。《诗经》有十五国风.大部门是民歌。“雅” 即正,是指周朝京都地域的雅正之乐。“雅”分为大雅、小雅,大雅 3l 篇,小雅 74 篇,“雅”诗大都是 贵族文人的作品,也有一些民歌。“颂”是祭神祭祖时用的歌舞乐曲,音乐较舒缓,“颂”包罗周颂、鲁 颂、商颂。 8.赋、比、兴:是指《诗经》的三种根基表示手法。关于赋、比、兴的意义,历来说法浩繁。简言之, 赋就是铺陈直叙,即诗人把思惟豪情及其相关的事物平铺直叙地表达出来。比就是例如,以彼物比此物, 诗人有本领或感情,借一个事物来作比方。兴则是触物兴词,客观事物触发了诗人的感情。惹起诗人歌唱, 所以大多在诗歌的发端。赋、比、兴三种手法,在诗歌创作中,往往交相利用,配合缔造诗歌的艺术抽象, 抒发诗人的感情。朱熹《诗集传》注释说:“赋者,敷陈其事而婉言之者也”,比者,以彼物比此物也”, “兴者,先言他物以惹起所咏之词也”。“赋、比、兴”既是《诗经》艺术特征的主要标记,也开启了我 国古代诗歌创作的根基手法。 9.六义说:是关于《诗经》分类的一种说法,“六义”说源自《毛诗序》,《毛诗序》因承《周礼》 “六诗”说,提到“诗有六义”的说法。“六诗”,即风、雅、颂、赋、比、兴,源于《周礼》中的一段 话。《毛诗序》中说:“故诗有六义焉:一日风,二日赋,三日比,四日兴,五曰雅,六日颂。”其分法 与《周礼》不异,只是把“六诗”叫做“六义”。“风、雅、颂”是指《诗经》按音乐性质的分歧,分为 风、雅、颂三类。“赋、比、兴”是指《诗经》的三种根基表示手法。 10.大雅:是具有中国文化特色的诗歌创作准绳,确立在《诗经》时。“大雅”不是指“大雅”体裁,而 是指体此刻《诗经》“风”、“雅”中的艺术创作精力.即诗歌创作的高贵意义和庄重性。《诗经》表示 出的关心现实的热情、强烈的政治和道德认识、热诚积极的人生立场,被后人归纳综合为“大雅”精力,间接 影响了后世诗人的创作。汉乐府诗缘事而发的特点,建安诗人的激昂大方之音,都是这种精力的间接承继。后 世诗人往往倡导“大雅”精力,来进行文学改革。它指导儿女文人在感情抒发上寻求一个健康向上的准确 的人生观念,培育优良的审美习惯和道德节操。 11.比兴:《诗经》“六义”中的二义。“比”,一般认为它是《诗经》的一种艺术表示手法,是“以彼 物比此物也”,即相当于比方修辞格。“兴”,朱熹认为是“先言他物以惹起所咏之词也”,并说“诗之 兴多是假他物举起,全不取义”。《诗经》所创立的比兴手法,颠末后世成长,成了我国古代诗歌独有的 民族文化保守。“比”、“兴”两义,各家所论虽或侧重社会内容,或侧重艺术表示,但都将比兴理解为 与间接论述描写相对立的,借比方、意味等手法对某一特定内容所作的曲拆委婉的表达。“比兴”就成了 一个固定的词,用来指诗歌的抽象思维,或有所依靠的艺术表示形式。比兴的使用,构成了我国古代诗歌 宛转含蓄、神韵无限的艺术特点。 12.叠咏体:指篇章布局上章节回环复沓、频频咏唱的民歌体,该体式在《诗经》中的使用很是显著。重 章复唱是白话文学中常见的样式。这一样式的最后构成是为了便于歌唱、回忆和传诵,因此在复唱中不竭 地利用一个调子甚或是不异的句式,有时只需换一两个词语。这也构成了《诗经》篇章布局和言语上的一 大特色。据统计,这种重章复唱的形式,在《诗经》的 305 篇中,占了一半以上,并多集中在《国风》、 《小雅》部门。 13.兴、观、群、怨说:“兴、观、群、怨说”是孔子在《论语·阳货》里提出来的,文中说:“子日: 小子何莫学夫诗?诗能够兴,能够观。能够群,能够怨。迩之事父。远之事君,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 “兴”。就足说诗歌有感发人的精力的感化,能够惹起人的联想;“观”,就是说诗歌能够起到察看社会 现实的感化,能看到世风的盛衰得失;“群”,就是说诗歌能够使人们交换豪情,达到协调,起到使人团 结的感化;“怨”,就是说诗歌能够干涉现实,批判暗中的社会和不良的政治。孔子的“兴、观、群、怨 说”对后世影响极大,成为后世文学攻讦的一个尺度,影响了我国文学中现实主义保守的构成。 14.思无邪说:孔子在《论语·为政》篇提出了“思无邪说”。他说:“《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日: ‘思无邪’。”“思无邪”的攻讦尺度从艺术上说,就是倡导一种中和之美。《诗》三百中的作品开初不 仅关涉内容(歌词),并且与音乐有慎密的关系。因而,从音乐上讲“思无邪”就是倡导音乐的乐曲要中 正安然平静,“乐而不淫,哀而不伤”;从文学作品上讲,则要求作品从思惟内容到言语,都不要过度激烈, 该当做到委婉盘曲,而不要过于直露。(按:思无邪,思惟纯正坦荡,敢于示人。) 15.情志同一说:情志同一说是《毛诗序》提出来的一个诗论概念,文章里说:“诗者,志之所之也。在 心为志,讲话为诗。情动于中而形于言??”从这里能够看出《毛诗序》是认可诗歌是抒情言志的,情与 志是同一的。情,是豪情;志,是志向怀抱,但具体所指,当多指对人伦教化、政教礼义得失的概念和看 法。《毛诗序》强调诗歌“吟咏情性”,但在情志关系上,它更注重志。这根基上是承继先秦“诗言志” 的概念,但它准确地阐了然诗抒情言志的特点,申明对文学素质的认识已较先秦时代进一步深化了。情志 同一说对后来文学攻讦的影响很大,后世对诗歌思惟内容的评价多集中在情和志上。 16.变风、变雅说:是《毛诗序》里提出来的说法,文中说:“至于王道衰,礼义废,政教失,国异政, 家殊俗,而变风、变雅作矣。”《毛诗序》将《风》、《小雅》、《大雅》各分为正、变。认为正风、正 雅是西周王朝昌隆期间的作品,变风、变雅是西周王朝式微期间的作品。郑玄《诗谱序》将十五国风中的 《周南》、《召南》列为“正风”,其余十三国风均为“变风”,而且认为武王、周公、成王政治清明时 期的作品是“正雅”,其余则都是“变雅”。这反映了汉代儒家学者将《诗经》作品与社会政治、汗青联 系起来加以调查、阐释的攻讦方式。此外,变风、变雅的说法,也表现了文学作品对社会现实的反映,也 有其积极意义。 17.四家诗:指汉代传习《诗经》的鲁、齐、韩、毛四家。《鲁诗》因鲁人申培而得名;《齐诗》出于齐 人辕固,《韩诗》出于燕人韩婴,《毛诗》则由其教授者毛公而得名。前三家是今文学家,西汉时皆立于 学官,置博士。魏晋当前,三家诗先后亡佚。“毛诗”是古文诗学,较晚出,系私学相传,后流行于东汉。 魏晋当前,直到此刻,通行的《诗经》即为“毛诗”。四家诗均在正文中力求宣扬儒家思惟,但对诗之解 释大同小异。 18.《易经》:中国儒家典籍,六经之一,原名《易》、《周易》,汉代人通称为《易经》。“易”字, 一说为“简略单纯”之义;另一说为“变易”之义,意为以揲蓍(di? shī)数目之变,推寻问事之变,借以 释疑。“易”前“周”字,一说指周代人的筮法;一说指周遍之易,即根究遍及的变易法例。汉代人所说 的《周易》,包罗《经》、《传》两部门,《传》是对经的注释。《经》则指六十四卦的卦象、卦辞、爻 (yáo)辞而言。(按:六经,《诗》《书》《礼》《乐》《易》《春秋》) 19.《尚书》:中国古代的一部汗青文献汇编,又称《书》。“尚”的意义是上古,“书”的意义是书写 在竹帛上的汗青记录,所以“尚书”就是“上古的史乘”。次要记录商、周两代统治者的一些讲话记实。 《尚书》书名为汉代今文家所定。《尚书》在时间跨度上与甲骨卜辞和铜器铭文附近,是商周记言史料的 汇编,包罗《虞书》、《夏书》、《商书》、《周书》四部门。《尚书》中的文诰都独立成篇,有完整的 布局,文字古奥典雅,对先秦汗青叙事散文的成熟有着间接的影响。 20.春秋笔法:《春秋》是我国现存的第一部纪年体史乘,本是周王朝和各诸侯国汗青的通称,后特指经 过孔子修的鲁国的纪年史。“春秋笔法” (也叫“春秋书法”或“微言大义”),是指在作品中灌注强 烈豪情色彩的作法。《春秋》是“礼义之大宗”,维护周礼,否决僭越(jiàn yu?)违礼行为,贬斥邪说 暴行,是其次要的思惟倾向。这种倾向外行文中不是用谈论性文辞,而是在史事的简单记述排比中表示出 来。《春秋》还以一字寓褒贬,在谨严的措辞中表示出作者的爱憎。好比杀有罪为“诛”,杀无罪为 “杀”,下杀上曰“弑”等。这种在史著中灌注强烈豪情色彩的作法,为儿女史传文学所承继。 21.《左传》:是《春秋左氏传》的简称,别名《左氏春秋》。相传《左传》为传述《春秋》而作,作者 是左丘明,后人对此颇多疑义。《左传》记事,根基与《春秋》重合,还有个体战国初年的史料。在思惟 内容上,《左传》维护周礼,尊礼尚德,以礼之规范公证人物。同时,作者以灵敏的汗青目光,记述了周 王室的式微和诸侯的争霸,揭示了社会变化的趋向。在艺术方面,它以《春秋》的记事为纲,添加了大量 的汗青现实和传说,把《春秋》中的简短记事,成长成为完整的叙事散文。《左传》被称为先秦散文的 “叙事之最”,标记着我国叙事散文的成熟。 22.四书五经:“四书”指《大学》、《中庸》,《论语》、《孟子》。《论语》为孔后辈子及再传门生 编纂的孔子及其门生的言行编录,《孟子》为孟子与其门生配合编纂的孟子的言论汇编,《中庸》和《大 学》原为《礼记》中的两篇,传为曾子所作。《论语》、《孟子》、《大学》、《中庸》合称为四书始自 宋代朱熹写的《四书章句集注》。“五经”指《诗》、《书》、《易》、《礼》、《春秋》五部儒家典范 著作,《诗》指《诗经》,《书》指《尚书》,《易》指《易经》,《礼》指《礼记》,五经合称始于汉 武帝时。 23.以意逆志说:是孟子在《孟子·万章上》中提出来的说法:“故说诗者,不以文害辞,不以辞害 志.以意逆志,是为得之。”所谓“以意逆志”,就是说读者要按照本人的历练、思惟意志,去体验、理 解作者的作品,不要受拘束于文句,曲解以至歪曲全篇的宗旨。孟子以这种方式讲解《诗经》中的一些作 品,比力接近于还原它们作为文学作品的本来面貌,为中国文学供给了比力客观的攻讦准绳。 24. 知人论世说:是孟子在《孟子·万章下》中提出来的说法:“颂其诗,读其书,不知其人,可乎?是 以论其世也,是尚友也。”所谓“知人论世”就是读者阅读文学作品该当领会作者的生平履历和作品写作 的时代布景,如许才能站在作者的立场上,体验作者的思惟豪情,精确把握作者的写作企图和准确理解作 品的思惟内涵。 25.知言养气说:孟子在《孟子·公孙丑上》中说:“我知言,我善养浩然之气。”由此提出了“知言养 气说”。孟子认为,作者必需起首具有内在的精力风致之美,养成“浩然之气”,才能写出美而正的言辞。 这里的“养气”当是指培育本人的高贵思惟情操和道德风致。“养气”了才能“知言”,即晓得若何写出 好作品。这种思惟影响到文学创作,就出格强调一个作家要从人格涵养人手,培育本人高尚的道德风致。 知言养气说的“气”抓住了人的内在最素质的蕴涵,因此被后人普遍地引入文学理论和文学攻讦,构成了 中国古代文论史上以气论文的长久保守,并指导作家从“养气”入手去指点创作,其影响是积极的。 26.满意忘言说:“满意忘言”是指庄子对言、意关系的见地。《庄子·外物》篇说:“筌者所以在鱼, 得鱼而忘筌;蹄者所以在兔,得兔而忘蹄;言者所以在意,满意而忘言”,提出了所谓“满意忘言说”。 在庄子看来.言是不克不及完全表达意义的,即言不尽意。他说:“语之所贵者,意也。意之所随者,不克不及够 言传也。”他强调言语文字的局限性,指出它不成能把人复杂的思维内容充实地表达出来。庄子的这种认 识在必然程度上合适人的认识实践的现实环境,但也有较着的局限性。不外庄子的满意忘言说对文艺创作 却影响深远。文学作品要求宛转,有回味,往往要求以少总多,而庄子的满意忘言说,恰好道出了文学创 作中言、意关系的奥妙。这对文学理论和文学攻讦发生了庞大影响,它在魏晋当前被间接引入文学理论, 构成了中国古代文学重视意在言外的保守,而且为意境说的发生和成长奠基了理论根本。 27.香草佳丽:佳丽、香草是《离骚》最引入瞩目的两类意象。佳丽的意象一般被注释为比方,或是比方 君王,或是自喻。《离骚》中充满了品种繁多的香草,这些香草作为粉饰,支撑并丰硕了佳丽意象。同时, 香草意象作为一种独立的意味物,它一方面指道德和人格的高洁,另一方面和恶草相对,意味着政治斗争 的两边。总之,《离骚》中的香草佳丽意象形成了一个复杂而巧妙的意味比方系统,使得诗歌含蓄并且生 动。“香草佳丽”作为诗歌意味手法,是屈原的缔造,但它们又是与楚国处所文化慎密相关的。香草佳丽 是楚辞中典型的意味性意象,它是对《诗经》比兴手法的承继和成长,内涵愈加丰硕,也更有艺术魅力, 成了中国文学史上以男女君臣比拟况的常见的创作手法。 28.《九歌》:是战国时屈原吸收楚地的民间神话故事,并操纵民间祭歌形式写成的一组意象清爽、言语 漂亮并富有爱国主义精力的抒情诗。包罗《东皇太一》、《云中君》、《湘君》、《湘夫人》、《大司 命》、《少司命》、《东君》、《河神》、《山鬼》、《国殇》、《礼魂》。“九歌”之名来历于“九 天”,古传说上天有九重,故称天乐为《九歌》。《九歌》原是传播于江南楚地的民间祭歌,屈原加以改 定而保留下来,从现存的《九歌》来看,它的民间文化色彩十分浓重,而屈原的小我出身、思惟踪迹倒并 不重,能够说《九歌》次要是南方巫祭文化的产品。 29.风流(风流保守):“风”指《诗经》中的《国风》,代表《诗经》;“骚”,指《离骚》,代表 《楚辞》。《诗经》和《楚辞》是我闻古典诗歌的两大典型和旗号,故文学史上往往将其并称为“风流”。 后世诗人或受《诗经》现实主义影响,或受《楚辞》积极浪漫主义影响,使诗歌创作沿着《诗经》或《楚 辞》所斥地的两条道路前进。因而而成长构成了我国诗歌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这两种分歧的优秀保守,习 惯上称为“风流”保守。 30.楚辞:“楚辞”这一名称有两个寄义。一是指战国时候发生在楚地的由屈原吸收楚神巫文化和民间歌 谣的特色而缔造的一种新诗体,亦称“骚体”。它是指以具有楚国处所特色的乐调、言语、名物而创作的 诗赋.在形式上与北方诗歌有较较着的区别.其特征次要表示为雄伟繁复的体系体例、句式的加长和“兮”字 的大量使用。一是指西汉末年刘向编纂的一部楚辞体诗歌集,用“楚辞”作书名,内有屈原《离骚》、 《天问》、《九章》、《九歌》及宋玉、景差等楚辞体作家的作品。所以,“楚辞”既是一种诗体的名称, 又是一部总集的名称。 31.《吕氏春秋》:战国末年的杂家著作。是秦相吕不韦召集门下宾客、儒士集体编撰而成的,成书年代 大约在公元前 239 年摆布。《吕氏春秋》既为吕不韦众食客集体编成,内容天然不免驳杂,气概也不完全 同一,但它有严密的系统。全书条分理顺,篇章划分十分划一,从布局上构成了一个所谓“法六合”的完 全体系。 32.《淮南子》:此书是汉代皇室贵族淮南王刘安召集食客编成,共 2l 篇,是西汉一部大著作,原称 《淮南鸿烈》,以道家思惟为主而杂以孔、墨、申、韩之说,是汉初黄老思惟的继续。东汉高诱即说此书: “其旨近老子,恬澹无为,蹈虚守静,收支经道。”《淮南子·要略》认为它并非一部笼统论道之书,其 重点乃在于“纪纲道德。经纬人事”,处处慎密关合着现实,多用汗青、神话、传说、故事来说理.具有 很强的文学色彩。 33.骚体赋:汉赋的一种,指在体系体例上死力仿照楚辞体而且以赋名篇的作品。楚辞体作品的创作在汉代没 有新的成长,很多作品在内容上和形式上成心仿照屈原的《离骚》、《九尊》,有些则只是剿袭楚辞体的 形式,被称作骚体赋。骚体赋并不等于楚辞,它曾经散文化了,是楚辞演变为汉大赋的过渡形式,在赋的 成长史上有承先启后的感化,代表性作品有贾谊的《吊屈原赋》、司马相如的《长门赋》等。 34.散体赋:指汉代流行的赋体作品,以主客问答的体例“铺陈摘文,体物写志”,虽散韵连系,但散文 的意味较重,所以称为散体赋。一般篇幅较长,规模弘大,所以又称为散体大赋。散体大赋是汉赋的主干, 所以散体大赋能够间接称之为汉赋,一般说来,文学史上所说的“汉赋”,都是指汉代散体大赋而言。 35.七体:汉初枚乘的《七发》“说七事以开导太子”,它全篇是散文,辞藻繁富,多用比方和叠字,以 叙事写物为主,是一篇完整的新体赋,标记着汉赋体系体例的正式确立。自此当前以七段成篇的赋成为一种专 门体裁,号称“七体”,各朝作家皆有摹拟,亦简称“七”。“七体”名目首见于《昭明文选》。 36.西华文章两司马:“文章”的概念是汉代呈现的,其时指文辞。其寄义略近于我们此刻所说的文学作 品。西华文坛的文学形式次要是散文和赋。“两司马”是指西汉出名的作家司马相如和司马迁。“西华文 章两司马”这句话的意义是说,西汉散文以司马迁为代表,赋以司马相如为代表。他们二人别离在散文和 赋的创作范畴中取得了很是高的成绩。鲁迅先生在《华文学史纲要》中说:“武帝时文人,赋莫若司马相 如,文莫若司马迁。” 37.枚、马:是前人对汉赋出名作家枚乘、司马相如的并称。出自刘勰的《文心雕龙·诠赋》:“汉初诗 人,顺流而作。??枚马同其风。”汉初枚乘的《七发》是一篇完整的新体赋,标记着汉赋体系体例的正式确 立。司马相如的《子虚赋》、《上林赋》则进一步确立了汉人赋的保守和体系体例。他们二人的作品都对汉赋 的成长发生过重人的影响。 38.诗人之赋丽以则,辞人之赋丽以淫:这是西汉末辞赋家扬雄在其著作《法言·吾子》中对辞赋的评论, 他把赋分为“诗人之赋”和“辞人之赋”,“诗人之赋”指屈原的骚赋,“辞人之赋”指宋玉的赋及枚乘、 司马相如的散体大赋。“丽”指辞采之都丽,是一切辞赋的配合的艺术特征。“则”是“法例”的意义, “淫”是藻饰过度的意义,“则”与“淫”是区分诗人之赋与辞人之赋的边界。扬雄认为屈原的楚辞辞采 华茂,合于儒家的尺度,可为法例。而枚乘、司马相如的辞赋则是“极靡丽之辞”铺张过度,无补于讽谏 劝谕。如许的文学概念在其时是有前进意义的。 39.劝百讽一:语出西汉辞赋家扬雄的哲学著作《法言》。“劝”是激励、倡导的意义,“讽”指“讽 谏”。“劝百讽一”是说二者在赋中比例的悬殊,这是扬雄对汉大赋的攻讦之语。扬雄认为汉赋本应对统 治者进行讽喻,使之归于俭仆,但赋中却老是用极大的篇幅和过量的辞藻铺叙他们的豪侈享乐糊口,仅仅 在结尾处稍微显露一点讽喻之意,成果丝毫也引不起留意和警戒,以至欲讽反谀,拔苗助长,滋长了豪侈 的心理,如扬雄指出司马相如作《大人赋》欲以讽谏,而帝反有飘飘凌云之志,这就深刻指出了汉赋讽喻 感化的虚假性。 40.《太史公书》:《史记》原名叫《太史公书》,此书被称为《史记》是东汉后期当前的事。此书共一 百三十篇,五十二万字,是我国第一部纪传体通史。它的记事上起轩辕皇帝,下迄汉武帝太初年间。全书 分本纪、世家、传记、书、表五个部门,“本纪”是以历朝帝王的挨次年代为纲的汗青大事纪,是一种编 年史的摘要;“世家”是有爵位封地世代相传的家族的汗青,写的是春秋战国时代所具有的各个诸侯国和 汉代帝王所封的贵爵;“传记”是一些有才干、有作为,超凡入圣,能不失机会地建建功业,对社会发生 了主要影响的人物的列传;“书”是相关经济、军事、水利、祭祀,以及礼、乐方面的轨制史;“表”是 把错综复杂的汗青事务谱列成表格,以使人一目了然。《史记》的内容普遍,艺术崇高高贵,是一部伟大的史 学和文学佳构。 41.实录精力:“实录”是司马迁写作《史记》的创作准绳。东汉史学家班固在《汉书·司马迁传赞》中 说:“其文直,其事核,不虚美,不隐恶.故谓之实录。”《史记》的很多篇章都表现了司马迁的实录精 神。这种实录精力,对后世的史学发生过庞大影响,后世的很多史学著作,出格是所谓的野史,如“二十 四史”等,就不只在编制上受《史记》影响,并且在写作立场上,也遭到司马迁实录精力的影响。同时实 录精力也对后世文学创作发生了必然的影响,杜甫的诗被称为“诗史”,就申明了这一点。 42.发奋著书说:司马迁在《报任安书》中历述韩非、屈原等人的事迹后,总结说:“《诗》三百,大略 贤圣发奋之所为作也。”从而提出了.“发奋著书说”。司马迁通过对汗青上很多伟大人物事迹的阐发, 揭示了一个谬误:在中国古代文学史上,真正伟大的作品,大都是作家对峙本人的前进抱负或准确的政治 主意,在遭到反动势力毒害后,为了抗争毒害而对峙斗争、发奋著书的产品。“发奋著书说”对后来的韩 愈的“不服则鸣说”、欧阳修的“诗穷尔后工”都有很大的影响。 43.互见法:又称旁见侧出法,是《史记》中塑造完整人物抽象的手法,即在一小我物的列传中着重表示 他的次要特征,而其他方面的性格特征则放到别人的列传中显示。如《高祖本纪》次要写刘邦带有神异色 彩的起家驶以及他的雄才粗略、任人唯贤,对他的很多弱点则没有充实展现,而在其他人的列传中.却使 人看到刘邦抽象的别的一些侧面,如《项羽本纪》中通过范增之口道出刘邦的贪财好色,《萧相国世家》、 《留侯传记》中表示他猜忌功臣,《郦生陆贾传记》中则揭露他傲慢侮人等。 44.苏李诗:西汉苏武、李陵赠答的五言古诗,现存 10 余首,散见于《文选》、《古文苑》、《艺文类 聚》、《初学记》等书,均为成熟完整的五言诗,与《古诗十九首》统一风味,多为赠答留别、怀人思归 之作,充满感伤哀怨情调。《诗品》列李陵诗为上品,杜甫也在《解闷十二首》中推崇说:“李陵苏武是 吾师”。但自六朝起,大都学者对此存疑.认为西汉期间不成能有成熟的五言作品。现一般认为“苏李诗” 是东汉无名氏的托名之作,约与《古诗十九首》同时,其间可能还杂有六朝人的拟作。 45.乐府诗:两汉乐府诗是指由朝廷乐府系统或相当于乐府本能机能的音乐办理机关汇集、保留而传播下来的 汉代诗歌。两汉期间,朝廷乐府机关会采撷、演唱一些新兴的俗乐歌辞,这些歌辞有的出于文人之手,也 有的出于民间。乐府民歌是汉代音乐机构从民间采集的“俗乐”,大都是劳动听民或基层士人的作品,是 乐府诗中的精髓。乐府民歌实在地反映了汉代广漠的社会现实糊口和人民的豪情,其次要艺术特色是以叙 事为主、诗体多样、言语俭朴活泼,代表了汉代诗歌的次要成绩。魏晋当前的文人,鼎力模仿乐府诗,沿 用古乐府旧题而写新诗。 46.抒情赋:以赋抒情,这是汉代作家对屈原艺术创作的间接承继,自汉初就不竭地有作家将其愤激、感 伤诉诸赋中。东汉期间,因为政治文化及其他方面前提的变化,士人处于外戚、宦官争权夺势的夹缝中, 志向、才能不得施展,愤激郁结,便纷纷以赋宣泄胸中的不服。东汉抒情赋次要有纪行赋和述志赋两类。 47.纪行赋:就是通过记叙旅途所见而抒发本人感伤的赋作。这类题材源于刘歆(xīn)的《遂初赋》, 东汉赋家时有续作。纪行赋以纪行为线索,兼有抒情述怀,写景叙事,一般篇幅不太长,和那些铺宣扬厉 的京都大赋较着分歧,是汉赋成长过程中斥地出的一个新的境地,是赋家在抒情言志上别寻新途的一种大 胆测验考试,是儿女纪行文学的先声。代表作品有班彪的《北征赋》、班昭的《东征赋》,东汉纪行赋的殿军 是蔡邕(yōng)的《述行赋》。 48.述志赋:所谓“述志赋”,是指赋家在社会动乱、宦海沉浮顶用以宣寄情志的作品,是东汉赋向抒情 方面改变的又一新成长。冯衍的《显志赋》是东汉晚期述志赋的主要作品,在精力上与屈原作品附近。为 述志赋注入庞大活力的当属张衡。他的《思玄赋》采用骚体句式,表示手法也较多地进修《离骚》,他的 《归田赋》表示出更多的缔造性和艺术才能,使张衡成为文坛上独领风流的作家。东汉末年,赵壹创作的 述志赋别具特色,代表性的作品是他的《刺世疾邪赋》。 49.汉赋四大师:指汉大赋的代表作家司马相如、扬雄、班固、张衡。司马相如的代表作《子虚赋》、 《上林赋》在汉赋中具有开辟意义,是汉赋的典型之作,成为儿女赋类作品的表率。扬雄有《蜀都赋》, 实开后世京都赋之先河。扬雄的赋奔驰想象、铺排夸饰,表示出汉赋的根基特征,同时又有典丽深湛、词 语含蓄的特点,和司马相如赋的垂头丧气、词语雄肆比拟,呈现出另一种气概。二人并称为“扬马”。班 固的《两都赋》开创了京都赋的典范。而张衡的《二京赋》以规模弘大被称为京都赋之最,紧随班固之后, 鞭策了以京都、城市为题材的文学创作的成长。二人被称为“班张”。司马相如、扬雄、班固、张衡的赋 作代表了汉大赋的最高成绩,故四人又合称。 50.《古诗十九首》:出自汉代文人之手,但没有留下作者的姓名。《古诗十九首》作为一个全体收录在 《文选》卷二十九,它代表了汉代文人五言诗的最高成绩。《古诗十九首》不是一时一地所作,它的作者 也不是一人,而是多人。其内容多写夫妻伴侣的离情别绪和基层文人怀才不遇、穷愁失意的各类忧愤之情。 很多诗篇以其情景交融、物我互化的笔法,形成浑然圆融的艺术境地,言语达到炉火纯青的程度,钟嵘 《诗品》卷上称它“惊心动魄,可谓几乎一字令媛”,对五言诗的构成和成长有主要感化。

  文档贡献者

  中国古代文学史名词注释

  中国古代文学史名词注释...

  中国古代文学史(一)根本...

  《中国古代文学史(上)》...

  中国古代文学史名词注释...

  自考中国古代文学史(二)...

  中国古代文学史名词注释...

  中国古代文学史名词注释...

  中国古代文学名词注释真...

  中国古代文学史(3)名词解...

  中国古代文学史名词注释...

  中国文学史名词注释

  古代文学史名词注释

  中国古代文学史名词注释...

  考研中国古代文学史笔记...

(编辑:admin)
http://kryshaklaw.com/sjw/529/